作者: The Green Earth

要我多吃幾頓塑膠餐?

(2021年07月26日專欄)有人問:「你有否想過一日三餐會連塑膠一起吃落肚嗎?」我猜未必人人想過,但總該沒人願意塑膠拌飯吧。那人又說:「一餐即棄膠,為害可百年」,提醒我們塑膠餐具是堆填區第二多的塑膠垃圾;以重量計相當於我城全年棄掉146億件膠刀叉,即是每人每年平均扔掉1,940件。它們似是帶來生活便利,卻如排山倒海般,為生態環境迎來前所未有的挑戰。

濁水中的回收者

(2021年07月13日 評論)以下畫面蠻像電影《濁水漂流》的開首片段,不過將「露宿者」改成「拾荒者」,將深夜改成日間:「婆婆!你今日執到貨嗎?」關注拾荒者的同工帶國際媒體記者訪問一位拾荒老人。「不算多,現在休息下……」話還未說完,一支食環署的隊伍迎面衝來,這位老人家心知不妙,激動地邊指着一個安放「家當」的紙箱,邊喊「快幫我收起箱子!」

都說第四權重要

(2021年07月09日專欄)英國獨立電視台(ITV)資深記者Richard Pallot六月下旬爆了一單震驚當地朝野的調查報導,上至首相約翰遜、國會議員、下至環保組織,遠至瑞典環保少女Greta Thunberg相繼發聲,或譴責、或表示關注。

環保署推管制即棄餐具諮詢趕國際「尾班車」 綠惜地球促加速管制外賣即棄餐具

(2021年7月9日新聞稿) 環境保護署今日發表「管制即棄膠餐具計劃」諮詢文件(下稱諮詢文件),透過禁用、替代等建議,對應塑膠即棄餐具的污染挑戰。綠惜地球歡迎文件出台,但即棄塑膠餐棄置是第二多的塑膠垃圾,而管制政策預計2025年才得以落實,遠遠落後於歐盟及中國 (2021年實施禁制),亦未有及時呼應疫情下外賣餐具大增的問題,呼籲當局急起直追。

逾七千份申述及意見反對改劃馬鞍山七幅綠化帶,八個環保團體促請城規會否決申請

(新聞稿,2021年7月7日) 城規會今日就改劃馬鞍山村路及樟木頭村附近七幅綠化帶(下稱改劃)申述和意見舉行會議,八個環保團體代表在會場外拉起印有「保衛郊野公園」橫額,向城規會請願。環保團體指出,今次改劃共收到7,286份申述及意見,數量是歷年同類改劃中最多,其中逾99%反對改劃,反映一面倒的民意,促請當局尊重民意,否決申請。

要「完善生產者責任法規」,不如落實「按樽一元」

(2021年7月6日 新聞稿) 環保署膠樽生產者責任制公眾諮詢於5月21日結束,至今未向公眾交待結果,反而今日邀請來自商界、回收界及環保界出席「塑膠飲料容器生產者責任計劃」交流平台,並聲稱要「進一步完善有關建議」。不過,多個支持「按樽一元」的環團並未獲邀,即使主動要求參與亦遭拒絕,擔心署方只是為低回贈金額的「回贈制」護航。

空氣質素「比肩國際」 達至世衛指引目標無期?

(2021年6月29日新聞稿) 世界衛生組織 (WHO) 早將空氣污染視作威脅全球公共健康的危機。環境局今日公布的《香港清新空氣藍圖 2035》,回顧不少改善空氣質素的努力,然而,綠惜地球認為當局乏缺決心,《藍圖》中既沒有提出空氣質量水平達至世衛《空氣質素指引》(AQGs) 的時間表,亦沒有壓抑可吸入懸浮粒子和日趨嚴重的臭氧濃度積極對策,讓香港市民繼續受污染之害。

為膠樽水算帳

(2021年06月28日專欄)有大學學者為膠樽水生意「算帳」:一瓶B字頭品牌的五百毫升膠樽水,超市零售價約4.5元,賣二千支(一千公升)就有九千元進帳。你可知道生產商向水務署購入一千公升食水要付多少錢嗎?答案是4.58元。簡單說,二千支膠樽水的淨水市價,竟是食水價格的1,965倍;換個方式來說,賣一瓶膠樽水的收入,差不多抵得上一千瓶的食水成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