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警報

(2022年9月2日 專欄) 又是熱浪又是戰爭,全球能源拉警報。開源談何容易,倒不如落力節流,也就是從慳電出發,杜絕大嘥鬼。
 
多個飽受熱浪衝擊的歐洲國家紛紛祭出相應措施,頭號目標當然是最吃電的空調。西班牙政府出招最辣,限制企業、食肆和博物館不得把冷氣調低於27℃,至於商店更要關上大門才能開啟空調,慎防「走冷氣」。即使崇尚自由的法國,首都巴黎、大城市里昂等也實施了類似「門禁」,冷氣開放的商戶若是中門大開,違者最低罰款150歐元(約1,180港元),最高750歐元(約6,000港元)。
 
「打開門做生意」不是問題,但在地球發燒、熱浪殺人、俄羅斯以揑住歐洲天然氣供氣的非常時期下,開大冷氣來招徠客人,等同危害大家共同分享的生存環境。法國生態轉型部(Ecological Transition Ministry)部長Agnes Pannier-Runacher 指商店開着門歎冷氣會增加兩成耗能,直斥荒謬。偏偏類似情況在香港屢見不鮮,甚至是沒有最荒謬、只有更荒謬。
 
二○○五年,我以「凍感之都」來形容揮霍冷氣下的香港。這四個字非浪得虛名,不但有學者指香港是全球空調溫度最低的城市,多份知名旅遊刊物也有記述。《Insight Pocket Guides: Hong Kong》說得毫不客氣,提醒來港遊客添衣,因為此地的地鐵、商場和餐廳,室內空調凍得「惡名昭彰」。《Lonely Planet》直指「香港巴士空調温度低到令人四肢發紫」。《Eyewitness Travel Top 10:Hong Kong》更以「寒如北極」來形容不合理的室溫。即使是推銷香港形象的香港旅發局,也在網頁以彆扭的中文提醒遊客:「室內或餐廳內宜攜帶薄外套以因應空調温度」。
 
說穿了,此城處處雪房。
 
早在一九九一年,已經有人指香港的室內溫度「四季如冬」,嚴重浪費能源。說這番話的不是環保L,而是首任環境保護署署長聶德博士。當年聶德提醒,香港人每年耗掉的電力,差不多等如香港電燈公司的電力輸出量。若化為大家看得懂的數字符號,便是白白燒掉240萬噸煤,或是造成49.05億元的經濟損失。
 
這些年過去了,節能成為人人懂得的口號,實踐起來又如何?我城開大冷氣的情況好像稍有收斂,但公共場所仍然不乏「雪房」。根據機電工程署最新數字,香港十年間(二○一九對照二○○九年)的人均耗電量不跌反升,反映節能成效差強人意。
 
回看歐洲當下的節能措施,尚有這些:限制商舖晚上按時關掉櫥窗照明 (西班牙的熄燈時間為晚上十點,較香港自願參與的《戶外燈光約章》還早一小時)、鼓勵員工夏天不打領帶、在室內盡量拉下百葉簾遮擋陽光等。這些都不是要花大錢的行動,但法國政府計了一條數:只要堅持實施兩年,便可減少該國高達一成的耗電量。
 
都說,節能從來都是最便宜、最快速的手段,來達致省電減碳效果,特別在能源拉警報的當下。
 
 
朱漢強
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
2022年9月2日 明周文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