環保團體首份催淚彈二噁英監測結果出爐

(2020年2月22日新聞稿) 反送中期間警方發放約16,000枚催淚彈,惹起二噁英等污染爭議。綠惜地球持續跟進某「放題區」內受影響小學的情況,在校內土壤取樣,化驗有毒污染物,並了解對師生及環境的影響狀況。
 
該不便披露校名的小學,位處警署附近,與催淚彈放題街道相距約50呎,校門外更試過有催淚彈爆破。該校校長向綠惜地球表示,教育局去年11月18日宣布全港學校停課前後,約十位師生出現紅疹、皮膚紅腫、肚痾等不同癥狀,患者包括副校長,和孕婦教職員。有教職員「早上皮膚出紅點,晚上整塊面腫晒」。
 
校長又稱,校園也多了不尋常的動物屍體,除死雀,「間中先有一隻死老鼠,但停課期間卻一次過發現五隻。」
 
綠惜地球在停課後的11月22日,按照環保署的採樣標準,在校內四個不同位置採集共七個土壤樣本,進行有毒污染物化驗。有關重金屬包括當時大家關注的氰化物(即山埃) 、二噁英(Dioxins:PCDD,PCDF)、多氯聯苯(PCBs),並交認可化驗所進行濃度測試。而該檢測機構,同時有替香港中文大學,化驗其催淚彈影響的泥土樣本。
 

化驗結果一覽
化驗結果一覽

結果數據顯示,三種毒物的濃度,均高於中大及理大的數字,但並無超出環保署的安全紅線。綠惜地球發言人表示,土壤樣本沒超出安全標準,可稍為安心,但提醒二噁英是致癌物,難以自然分解,且可在體內積累,即使少量也不可掉以輕心。
 
本會強調,「化驗沒超標不代表沒問題,政府和警方一直拒絕公開催淚彈的成份,以致學界及公民社會無法檢測及預算相關的環境及長遠健康風險,這方面當局仍然欠香港人一個交待。」
 
此外,事隔數月後,校方指師生身體再無不適,也沒發現不尋常的動物屍體。儘管如此,本會仍向校方建議,移除接近放題區的園圃表土,以策安全。
 
自2019年6月中起,警方在半年間發放約一萬六千發催淚彈,平均每日發射逾九十枚,被人權組織質疑警方使用催淚彈的規模和數量,已達「軍事級別」。綠惜地球認為,過度及有違安全守則發放催淚彈,對人體和生態均可帶來負面影響,警方有必要恪守專業守則。
 
由於化驗二噁英等重金屬費用不菲,且涉及技術要求,本會將會把是次化驗經驗整理成「懶人包」,供民間團體參考,壯大公民社會的監察力量。
 
備註:此次化驗歷經重重阻礙,要在香港、台灣、捷克、德國、奧地利等地尋求化驗機構。感謝捐款者的信任和耐性,還有以下學者及友好的支援與指點,才能完成調查:陳竟明教授、鄺士山博士、台灣環境權保障基金會、台灣看守台灣、孫瑋孜、Kylie Yeung,和一眾未能一一鳴謝的朋友。
 
 
傳媒查詢:
綠惜地球項目主任 劉兆朗
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 朱漢強